首页
本社简介
工作动态
参政议政
讲话精神
社务活动
基层信息
制度文件
学习园地
组织建设
社员风采
最新公告
欢迎访问九三学社淄博市委员会
 

 

所在位置:首页 > 参政议政
  
用统计学大声说话

 

人物小传

贺铿,湖南临湘人,著名统计教育家与经济计量学家,中国大统计学思想的倡导者,曾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,第十届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财经委副主任委员、九三学社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。曾出版《经济计量学原理与应用》等10余部著作,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;主持完成20余项软科学课题,其中多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
“人的一生都在筑梦。如果梦是指理想,我年轻时有过一个梦。”

贺铿是湖南临湘人,小时候因崇拜数学老师而渴望长大后成为数学家。这位家境贫寒的少年郎,决意早早考上师范挣钱养家,却被老师劝了下来,念了高中,又一路靠政府的资助上了大学。他的梦也日渐丰满——做一个报效祖国、报答父母的人,用所学的知识经世济民。

由统计学到工程力学、数学、经济计量学,他在高校整整30年;从园丁到官员,他的逐梦之旅从未停歇。

而今,少年已逾古稀。回首过去,他说,虽然自己这辈子工作成绩不算很大,学术造诣不算很深,但做到了尽职尽责、赤胆忠心。

“我从来没有放弃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”贺铿说。

“统计应该中立独立”

作为经济学家,不懂统计数字的本质,不了解数字与数字之间的关系,不知道数字是怎么得来的,就难以得出正确的分析结果

1965年,贺铿以一篇论文《统计学是一门方法论的科学》从大学毕业,开始了自己30年的高校生涯。

彼时,受苏联影响,我国财经类院校设立的统计学专业排斥数理统计方法,认为统计学是具有阶级性的社会科学。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作的贺铿力主改变,将单一的经济统计学方向扩展为社会经济统计、数理统计、国民经济核算理论、经济计量分析和统计信息技术5个方向,并率先在全国财经院校中开设数理统计专门化方向。

改革开放后,数理统计似乎又占了上风,开始歧视社会经济统计。

1993年,任西安统计学院院长的贺铿正式提出了“大统计”理念:把数理统计、社会经济统计和其他统计作为一门统一的统计学科来理解与发展。

“统计学是一门方法论科学,社会经济统计对于认识社会经济问题有效,但离不开抽样调查等数理统计的方法;反之,数理统计在研究社会现象、自然现象时,也需要面对指标如何设置、口径如何设定等社会经济统计的方法和内容。”贺铿说,作为一门科学,统计学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可以减少决策的失误。

在美国留学时,一位老师曾对贺铿说,统计学家不要求是经济学家,但经济学家必须是统计学家。他深以为然。

“研究社会经济问题,需要掌握全面的统计知识。现在不少经济学家不熟悉统计的基本概念、基本指标,不了解统计数字是怎么得来的,但又喜欢预测未来,若未来数据和他的预测不一致,他就会觉得统计数字有问题。这不是科学的态度,不是真正经济学家的态度。”贺铿说,作为经济学家,不懂统计数字的本质,不了解数字与数字之间的关系,不知道数字是怎么得来的,就难以得出正确的分析结果。

为统计正名远不止于此。国家统计局成立50周年时,时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贺铿在演讲中旗帜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:统计应该中立、独立。

“统计部门要更准确、科学地拿出数据,可以说任重道远。”贺铿说,常常出现绝大多数地区的GDP增速跑赢全国平均水平,以及地方GDP加总后的数值超过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总量的情况,不仅反映了部分地区数据造假的可能性,也折射出一些地方过分追逐GDP的政绩观。

今年两会期间,习近平总书记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时说:“经济数据造假,不仅影响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,而且严重败坏党的思想路线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,败坏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。此风不可长,必须坚决刹住!”

贺铿为此更新了微博:总书记的话说到位了,希望能够借此东风将31个省区市的统计数据彻查一遍,落实一票否决。

他也曾在微博引用过教育家黎锦熙对西北大学校训“公诚勤朴”的解释:“公”以去私,用绝党争;“诚”者天地之道也,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,此足以去弱,弱源于虚,诚则实矣。

贺铿说,他希望年轻人认真做学问,就像马克思说的,“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,只有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,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”。

“必须敢于讲真话”

在参政议政中,自己说了不一定马上见效,但一定要敢于坚持,看准了的事情要敢说、反复说,直至让大多数人理解和支持才能发挥作用

贺铿雅好丹青,曾有人上门向他求一幅字——抱朴守拙,出自宋代哲学家周敦颐的《拙赋》,周敦颐用这4个字来表明自己的心迹。贺铿却将其改成了“抱朴守真”。

贺铿说,自己喜欢顺其自然,保持本真,不喜欢迂腐,这是他的秉性,也是他的“诗观”和“字观”。

事实上,这也是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。2003年,贺铿从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岗位退下来,成为第十届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。总结这10年的履职路,他说,要真正发挥人民代表的作用,必须敢于讲真话。

“在参政议政中,自己说了不一定马上见效,但一定要敢于坚持,看准了的事情要敢说、反复说,直至让大多数人理解和支持才能发挥作用。”贺铿笑言,“说我是经济学家,我没底气,因为不是科班出身。但是我的观点独立是肯定的,我的主观愿望就是‘抱朴守真’。”

在担任第十届人大常委会委员期间,贺铿提出出口退税结构不合理,而且退过了头,主张结构性降低退税。一时间,反对者众。贺铿说,出口退税的原则是保证出口产品在进入消费过程中不重复征税,是维护贸易公平鼓励出口的重要措施,其内涵是对出口货物退还国内生产、流通环节已经缴纳了的商品税。

“出口产品退税国际上是允许的,但我在调研中觉得退税不仅结构不合理,而且退过了头。”贺铿坚持,出口退税要调整到合理范围,他在多次激烈辩论中摆事实、讲道理,支持的人越来越多,最终该建议被釆纳。

2012年6月份,作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,贺铿在媒体上发表了题为“凯恩斯主义与中国当前的经济问题”的演讲,直指凯恩斯主义是把双刃剑,剖析了中国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与凯恩斯主义的关系,强调了分配结构调整的必要性和居民消费率这一指标的重要性。

“GDP是一块大蛋糕,被用于资本形成、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。”贺铿说,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占当年GDP的比率被称为最终消费率,我国政府消费占GDP的比例变化不大,所以最终消费率的变化主要是居民消费在変化。

他给出一组数据:1978年,我国的最终消费率为62.1%;到了2010年,最终消费率降至低谷49.1%。

“这意味着,我国经济建设取得的成果给劳动者的报酬不够,需求增长不快、内需不足。”贺铿说,能否提高我国的消费水平、建立与经济总量相适应的大国消费市场,主要看居民消费率,但这一指标又主要取决于居民的可支配收入。

近5年过去了,贺铿对居民消费率的关注丝毫未减。

“2016年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.3%,低于6.7%的GDP增速。”贺铿告诉记者,中国经济要健康发展,必须调整分配结构,在初次分配时居民收入增长要比经济增长更快一点。

“保民生,这是我一以贯之的观点。”贺铿说,他深信,只要人民代表赤胆忠心、仗义执言,就一定能产生无穷的正能量。

“我是一个典型的湖南人”

做人的原则是实事求是、诚实守信;工作的原则是开拓进取、敬业乐群

2013年11月份,贺铿正式退休,但生活依旧忙碌。

他在微博上开辟了谈诗论字、教育园地、朝读等多个栏目,跟网友交流切磋,不时转个段子、斗个嘴。

他辗转于统计学界、经济学界的各种学术会议,到新疆参与“胡杨摄影大赛”;他爱家乡、爱家人,好作打油诗;寄情数理、醉心育人,诗性来了直抒胸臆,遇到问题直抒己见。

“我是一个典型的湖南人:霸蛮。”贺铿说,他做人的原则是实事求是、诚实守信;工作的原则是开拓进取、敬业乐群。

参加一个关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讨论会,他大力呼吁: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要以发展贸易为主、单边投资为辅,应强调平等互利,优势互补,共同发展,不要过分强调“产能合作”等容易产生歧义的词。

听到有专家提出“从稳定国际收支的角度来讲、外汇储备降到2万亿美元是好事”,贺铿迅速发表意见说,在当前的外汇管理体制下,外汇储备必须稳定,对外投资要谨慎,切忌盲目。

有人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不同意见时。他正色说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正是完善市场经济体制,依托市场引导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与科学组合,最终达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目的。它直接关系到国家的生产力和创新能力的提升,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。

当年轻的网友感慨房价高企时,他又坚定地认为,只要严格金融制度,让炒房的人不能获得贷款,楼市泡沫定能散去。

与贺铿打过多次交道的财经记者这样评价他:贺老是个勤奋的人,常常在全国人大的各个讨论会、部委大大小小的工作会议上看到他的身影,他从不缺席,从不吝于发挥自己建言献策的职能;他是个坦率的人,直陈坦言是他一贯的风格,针对宏观经济政策发表意见很少有顾虑;他也是个随和的人,平时拜访他正好赶上午饭,他会带你到食堂简餐一顿。

退休后,贺铿写过一首词《南乡子·言志》:往事越千秋,几多欢情几多愁?功过成败诸往矣,悠悠。一江春水向东流!万事再从头,不畏风雨驾轻舟。浩瀚洞庭八百里,横渡。英雄何止曹与刘?

主办单位:九三学社淄博市委员会

 鲁ICP备10012409号
网络管理员:萧风